教授醉酒坠河捞起后,背包里女人的手臂牵出恐怖真相...

 英国爆料     |      2019-11-14 15:29

  俄罗斯,圣彼得堡河岸。天气肃杀,行人寥寥。

  一名男子走在大街上,他在河边停下来,把一袋子不知道什么东西扔进了冰冷的河水中,来来回回丢了三次。

  CCTV画面显示,当他第三次来到河边、试图把背包丢进水里时,自己也不幸掉进河中。

  好在当时有人经过,他被闻讯赶来的救援人员捞了出来。俄罗斯冬天的河水冰冷刺骨,他被救起时已经陷入了低体温症,人们迅速把他送往医院。

  本以为这是一起意外落水事件,但人们打开他的背包时,却发现了一双血淋淋的手臂!救援人员惊觉此事并不简单,迅速报警。

  这是一桩凶杀案。

  调查发现,这名落水男子名叫奥列格·索科洛夫Oleg Sokolov,今年63岁。他在圣彼得堡国立大学担任助教,以研究拿破仑时期历史,以及装扮成拿破仑、重现历史场景而闻名。

  索科洛夫背包里手臂的主人,是一个名叫安娜塔西亚·叶申科Anastasia Yeschenko的24岁女孩。

  顺藤摸瓜,警方很快就在索科洛夫的家里发现了安娜塔西亚的头颅、腿部和躯干,还有一把沾满鲜血的锯子。铁证如山,索科洛夫被锁定为凶手。

  新闻曝出后索科洛夫的朋友们根本不敢相信,因为他名望颇高,在去往圣彼得堡国立大学之前,他曾在巴黎第四大学任教。2003年,他还在法国获得了荣誉军团勋章,成为一名骑士。

  现在,索科洛夫担任着俄罗斯军事史协会的主席,也是这个组织的科学理事会成员。

  学者,地位显赫,和权威人士关系紧密。如果不是因为这起凶杀案,索科洛夫的人生应该会一帆风顺下去。

  警方发现,受害者安娜塔西亚其实是他的情人。这个姑娘美丽优雅、家境优渥,她的父亲是一位体育老师,母亲是警局的副总警监。

  与索科洛夫相识,是她生前在圣彼得堡国立大学读书期间。

  安娜塔西亚选修了索科洛夫的法国历史课,他见这个女孩对拿破仑时期的历史表现出浓厚的兴趣,因此两人时常有学术上的交流。后来越走越近,逐渐从师生关系转为情侣关系。

  小小一个校园,名声在外的助教和年轻貌美的学生在一起,这件事很快就传得尽人皆知。

  索科洛夫的学生评价他是一个才华横溢的人,打扮成拿破仑和上将的样子真的有模有样。他还管安娜塔西亚叫“约瑟芬”(拿破仑的皇后),不仅自己cosplay,也让她穿成“陛下”。

  对方既是老师又是爱人,她自己又很喜欢历史,安娜塔西亚自然是乖乖听话。

  两人一起参加复古舞会,出席活动。他们的共同好友还说,两人经常一起飞去世界各地,恩爱羡煞旁人。

  但是索科洛夫的缺点也十分明显。一位匿名知情人士表示,他情绪非常不稳定,爱发火,日常还酗酒。

  另外在这段长达5年的师生恋里,安娜塔西亚实际上扮演的是“小三”的角色。

  索科洛夫偏好女学生,是很多熟人默认的事实。他34岁时和第一任妻子(也叫安娜塔西亚)结婚,当时对方16岁。索科洛夫是教师,而妻子也是他的学生。后来这段婚姻以妻子患癌去世收尾。

  之后他和一名叫做Anna的女子再婚,生育了两个女儿,都已成年。但索科洛夫和二婚妻子的感情也逐渐变淡,和安娜塔西亚在一起的时候,他和Anna分居但还没离婚。

  他们的矛盾正是因此而起。

  据索科洛夫说,安娜塔西亚特别不喜欢他提到自己的两个女儿,他们经常为此争执。

  上周他们在公寓中见面时,索科洛夫又提到了自己的孩子们,惹得安娜塔西亚非常生气,甚至出口批评他的女儿。

  索科洛夫在法庭上回忆当晚发生的事:“当我提到我的孩子们时,她突然大发雷霆,拿刀子攻击我……当时我们两个都失控了。我不明白发生了什么。之前我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。”

  暴怒的索科洛夫抓起身边的来复枪,冲着安娜塔西亚连续扣动扳机。

  据法医鉴定,安娜塔西亚至少身中四枪,头部一弹致命伤,她当场死亡。

  第二天,索科洛夫把女学生的尸体锁在隔壁房间,照常在这间杀了人的公寓里宴请宾客。

  直到客人离开,索科洛夫才有时间去处理尸体。他打算用锯子分尸、再抛尸河中。

  任何一个正常人都受不了分尸这种恐怖的行为,即使是冲动暴躁的索科洛夫也一样,他为了处理尸体,只好靠喝大量的酒来麻痹自己。

  如果不是意外掉入河里,索科洛夫原本计划处理好尸体,再打扮成拿破仑的样子当众自杀。

  但是安娜塔西亚的哥哥谢尔盖对警方讲出了当晚更多细节。

  他说妹妹生命中最后几小时是这样的:11月7日凌晨1点07分,谢尔盖接到妹妹的电话,她哭诉说自己要去一个朋友的生日会,可是索科洛夫非常嫉妒,死活不让她去。

  他羞辱她,说她忘恩负义,还一脚踹在她身上,把她狠狠摔向地板。警方发现安娜塔西亚的遗骸时,看到她眼睛里有血肿,这是头部受创的表现。

  随后索科洛夫叫她滚出房间,安娜塔西亚恳求说自己还要回来拿东西。谢尔盖得知此事后十分生气,让妹妹立即离开他。

  凌晨1点49分,谢尔盖再次打电话过去,却是索科洛夫接听的,他说安娜塔西亚跟自己在一起,没事儿。

  但谢尔盖整晚心神不宁。他很早起来再次拨电话过去,却再也没有人接听了。

  第二天晚上,出租车司机就发现了掉入河里不断呼救的索科洛夫,和他装有两条手臂的背包。

  “我为发生的事情感到震惊,我很后悔。”索科洛夫在法庭上认罪并且忏悔。

  然而安娜塔西亚已经逝去,现在后悔已经晚了,索科洛夫将面临谋杀罪调查和最高十五年的监禁。

  这起恶性杀人事件引发了俄罗斯民众的愤怒。很多人表示:“谋杀本来可以不发生的。”

  因为早在这件事之前,就有不少人抱怨索科洛夫对学生态度恶劣而且畸形。有一名女生表示,索科洛夫在2008年时曾对她大打出手,还威胁要用电烙铁烧死她。

  然而校方却对这些暴力和控制行为置之不理。

  直到安娜塔西亚的死亡,人们的愤怒终于到达极点。超过6000人在网上请愿,敦促权威机构调查圣彼得堡大学的管理方式,处理学术圈中性骚扰学生的肮脏文化。

  师生之间的权力不对等,加上某些人人品不佳,可能还会导致更多安娜塔西亚式的悲剧。

  “如果这起发生在大学里的事件没有成为一个公共议题,我会感到十分遗憾。”一个请愿者写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