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本老人抢着进监狱,80岁“惯犯”背后的真相让人心酸

 报姐明星     |      2019-12-31 09:19

  不知道大家是否还记得,前段时间,“日本老龄化”又一次上了热搜。

  随着社会经济发展,人的寿命变长,生育率下降。

  最初以发达国家为主,但现在有许多发展中国家也开始步入老龄化阶段

  这已经是人类社会整体正在经历的过程。

  由于国情不同,每个老龄化社会都面临着不同的挑战。日本作为世界上人口老龄化最严重的国家(65岁及以上人口,占总人口的28%),就一直在应对一个没有被预见过的问题:

  老年人犯罪,尤其是一些老年女性。

来源:联合国经济和社会事务部人口司(2019)

  记得当初,在看到一些北欧国家的监狱“设施豪华,处境优渥”的时候,就有很多人开玩笑说:想去那边坐牢。

  但很少会有人想到,日本有这么多老年女性,居然真的会把“主动坐牢”这件事付诸实践。

日本60岁以上老人犯罪率

  在日本,老年女性的逮捕率远高于其他任何群体,监狱中的女性中,有五分之一都是老年人,而且她们的罪行通常都非常轻微——10个违法的老年女性中,可能有9个都是因为“入店行窃”这种小罪被关进来。

  为什么有这么多原本遵纪守法的老年女性,要在自己垂暮之年去干小偷小摸的事情,难道不怕自己“晚节不保”吗?

可是,丧失劳动能力,经济拮据。亲友离世儿孙远行,无人照料……

  这些老龄化社会衍生出来的种种问题,都给越来越多的孤寡老人留下了一个无解的困局:

  孤单寂寞的心理状态,以及应对不了的经济压力。

  那为什么女性的比例又远大于男性呢?

  一方面,日本目前的600万独居老人中,女性超过400万,数量是男性的两倍。人口基数决定,更多的老年女性在面对这样的困境。

  另一方面,日本女性原本相对较低的社会地位也是重要原因。

  于是,主动盗窃和被捕入狱,成了当今日本的老年女性得以摆脱孤独、减轻负担的一种途径

 

  有数据显示,日本65岁及以上的独居老年女性中,有接近一半的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,这一比例远高于同龄男性(29%)。

  所以,这些独居的老年女性选择偷窃,只是因为受到了孤单和贫穷的双重“压迫”。

  东京一家研究机构的人口统计学家迈克尔·纽曼曾发表过一篇论文,他计算出,如果没有其他收入,仅仅是房租、食物和医疗费,就足够让这些靠领取国家养老金的老人负债,而且,这还不包括暖气费和衣物。

  饭都吃不起了,还怎么活下去呢?

  何况她们还是孤零零的一个人。

  有一位正在服刑的老奶奶,罪名是入店行窃。

  她的丈夫在前一年去世了,两个人没有孩子。

  所以现在剩她自己一个人生活,没有陪伴,没有收入,没有养老金。

  那天她去超市买菜,看到一包牛肉。可能是很久没吃肉了,她真的很想要。

  但这包牛肉对她而言实在是太贵了,她买不起。

  一念之差,她选择了偷。

  还有一名85岁的老奶奶,也没有退休金,没有亲友。

  为数不多的存款花完了,没有人照顾,自己也没办法自食其力。

  所以她也选择了去商店偷,然后被判一年半有期徒刑。

  违法当然不对,但牢里的她们却因此有了一天三顿饭吃。

  而且身边还多出了许多和自己年龄相当、处境相仿的人作伴,生活也就显得没那么空虚了。

  七十岁的惠子(化名)和丈夫关系不好,她回不了家,也没有住所,偷窃成了她唯一的选择。

  她表示,这在日本是很正常的事情。即使是80多岁,已经老到没办法正常走路的女性也在犯罪,因为她们没有家人,找不到食物,也没有钱。

  孤单和挨饿,都是常态。

  类似的事情每天都在发生,许多年迈的违法者甚至不止一次被捕,而是多次犯罪。

  2016年一次调查发现。当年被定罪的2500名65岁以上的犯人里,超过三分之一的人有5次以上的前科。

  但他们犯下的最大罪行,也不过是偷了不超过3000日元(约190元)的食物。

 

  除了孤单和贫穷,生活的压力有时也会成为压垮她们的最后一根稻草。

  有一位89岁的女性,五年前第一次入狱。今年又因为偷了东西,被判了一年半。

  她倒是不算孤寡老人,有一个女儿和孙子,也曾和家人一起住。

  但由于自己所有的积蓄,都赔在了那个虐待和暴力成性的女婿身上。

  监狱反倒成了一个让她感觉轻松的地方。

  同样在监狱中得到“放松”的,还有一位名为L的老奶奶。

  因为被控偷了煎锅在内的四样东西,被判两年半的有期徒刑。

  但她说,其实自己年轻的时候从来没有想过要偷东西。

  她当了20年的橡胶厂工人,后来也在医院做过护工。

  无论再辛苦的生活,只要有能力,她都在努力工作,供儿子上了大学。

  但她晚年的生活依然很辛苦。

  六年前,她的丈夫中风了,从此卧床不起。不仅如此,还患上了痴呆症和妄想症。

  儿子不在身边,需要她亲自照顾卧病在床的丈夫,但这时的她自己也已经是一个六七十岁的老人了。

  心有余而力不足,没人帮忙,没人理解,没人倾诉。

  每天面对的都是孤独,苦闷,无处诉说的压力。

  所以70岁的时候,她第一次在商店偷了东西,然后第一次进了监狱。

  其实当时她的钱包里也有钱,不是买不起。

  只是忽然想到了现在的生活,千钧重的痛苦就浮现在眼前。

  不想回家,却无处可去。

  于是“偷”,然后被抓“进监狱”,成了她所能想到的唯一出路。

  在她被抓之后,她唯一的儿子完全理解不了母亲。

  他认为妈妈是生病了,还说要送她去精神病院好好修养一阵子。

  但L很清楚自己没有病。因为促使她偷东西的不是病,是焦虑。

  “我在监狱里远比原来轻松,起码我可以尽情做自己,可以尽情呼吸,无论这样的日子有多短暂”,她说。

  看完这些故事我们会发现,无论是贫穷,还是压力太大,这都只是用来解释她们“被迫犯罪”的借口。

  因为导致老年女性“高发犯罪”更本质的原因,其实离不开一个关键词:

  孤单。

  这也是日本现代社会的一个怪圈:太多无依无靠的孤寡老人,太多她们无法背负的孤单。

  彭博社曾经报道过一位76岁的女性,她已经两次因为入店行窃而服刑。

  而当被问及为什么这么做时,她给出的回答是:因为丈夫早已去世,和两个孩子的关系日渐疏远,所以她常年都独自在家。

  难以忍耐的孤独日以继夜地将她淹没,让她万分痛苦。

  后来,她“终于”通过盗窃进了监狱,这反而让她感觉自己摆脱了孤单的处境。

  她在狱中接受了痴呆症的治疗,而且还由于年龄和身体的关系,不用做一些辛苦的工作,只是被安排了一些小型的体力劳动。

  这足以让她打发时间,甚至让一切更像是合理的老年生活。

  在日本,哪怕是再有钱的人,孤单久了,也会想要进监狱。

  80岁的N女士,今年因为被控盗窃书本、炸丸子和手扇,被判处三年零两个月。

  这已经是她第三次被捕入狱了。

  说出来可能很多人都无法理解,她明明有着很多人会羡慕的家庭。

  丈夫还在世,他们一共有两个儿子,六个孙子。何况她老公给了她很多钱,富到人人都羡慕,说她命好,衣食无忧。

  但她说,钱根本不是我想要的,这并不会让我开心。

  13年前,N女士第一次去镇上的书店偷了一本小说。

  理所当然地,她被抓了。

  但当她回想起那一天,甚至非常开心。

  因为在被警察盘问的时候,她感觉“终于有人愿意耐心听我说完话了,这是我这一生中第一次被人听见。”

  而且就在审问完之后,警察还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,对她说:

  我知道你很孤单,但以后不要再这么做了。

  可能是为了这份“倾听”,没有多久,她又一次被捕了。

  这一次,她和其他犯人一样被安排在监狱的工厂里干活,结果有一天,她旁边的人夸了她一句:工作效率高,工作态度还一丝不苟。

  一句再普通不过的表扬,让她瞬间从这份监狱里的工作中,找到了乐趣。

  作为传统的家庭主妇,她一辈子没有出门上过班,她特别后悔自己从没有出去工作过。

  她甚至在想,如果自己当初能有自己的事业,或许她的生活会与现在截然不同。

  而且,她更喜欢在监狱的生活,因为周围永远有人陪伴,不必忍受孤单。

  所以每一次出狱回到家,她都会忍不住想念这个地方,然后“想尽办法”回来。

  也许有人会问:没生孩子的也就罢了,难道有孩子的也不管吗?

  且不说生育率下降导致许多人没有要孩子,也先抛开那些“啃老”的下一代。

  但对于现在的大部分日本家庭来说,即便是有工作的成年孩子,也已经渐渐丧失了赡养老年父母的习惯,虽然他们曾经有过这样的传统。

  由于城市之间发展的不平衡,日本有许多经济不景气的地方,这里的年轻人会选择搬出去工作,然后留下年迈的父母自生自灭。

  偏偏在日本人的文化里,他们觉得自己有不麻烦他人的义务,甚至包括自己的亲人。

  于是老人也不想成为子女的负担。

  如果靠养老金活不下去,那么唯一不成为负担的办法,可能就是亲手将自己拖进监狱。而重复“犯罪”是回到监狱的办法,那里每天提供三餐,还不会制造任何负债。

  但曾有记者采访过一位老人:如果还有家人在你的身边,一切会有什么不同吗?

  对方回答道:有她们一直支撑我的话,我应该不会这么做了吧。

 

  一边是新生人口大量减少,日本正在面临“绝种”的风险。

  另一边是几百万晚年凄凉的老人,只能靠偷生活,去监狱“养老”。

  很难想象,到底还要花多少时间和精力,日本才能从这样的困局中走出来……